• <bdo id="ws62s"><center id="ws62s"></center></bdo>
  • <menu id="ws62s"></menu>
  • <table id="ws62s"><noscript id="ws62s"></noscript></table>
  • 當前位置: 主頁 > 文旅 >

    杜雪:我的詩與酒

    時間:2022-04-27 18:14 來源:中廣資訊 作者:杜雪

    以前偶爾寫詩詞是為了玩玩而已,沒想到和我兒子為參加詩詞大賽打了一次賭后,還就給當真了,一方面我寫詩詞也是證明給孩子看,不能讓孩子瞧不起大人,也是為了給孩子當個榜樣。打那以后,不知不覺,我就愛上了寫作,并且感覺深陷其中。我寫作的目的是為了記錄這新時代當中的美好片段,也是為了傳承紅色基因,謳歌新時代的進步,積極弘揚和傳播正能量。

    同樣又是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我又心血來潮,想為三秦父老解決農產品銷售難的問題,也是為了助力鄉村振興。我創辦了福佑未來品牌公司,先后還注冊了一些能做白酒、糧油農產品、核桃干雜果、服裝鞋襪帽子腰帶、潤滑油、礦泉水等商標。

    再說這詩詞文化與酒文化,本來就是一家,個人覺得,詩離不開酒,酒離不開詩。唐朝時期的“詩仙”李白喜歡喝斗酒后才開始寫詩,此等豪情,自然能寫出詩詞的浪漫色彩,因為酒后才能使人詩興大發,才能寫出好詩。而我的酒量不行,詩詞寫得平淡也屬正常,誰叫我的酒量不過斗呢?

    而我過去在二三十歲時,那時能喝二斤白酒,可那時我也并沒有寫詩,就等于錯過了大好機會。我現在一般不喝酒,即使沒得法需要喝時,酒量最多也才是半斤,我是在酒量大不如前才開始寫詩,那是因為十幾年前一次出差,曾經在陜北連續喝了二十五天酒,每天喝兩場,到第二十五天還是同時在兩個緊挨著的包間同時喝兩種白酒,那次喝酒反應差點兒休克,曾經被搶救過一個晚上才醒過來,之后酒量銳減,開始望酒生畏,開始逐步戒酒。而我現在寫作時是喜歡抽煙喝茶來寫詩,總感覺好像缺了點什么。這也許是上蒼的安排,知道我現在喝不了酒,那就讓我開發酒類產品再銷售總該可以吧,這或多或少能彌補點我這酒量的缺憾。

    說來也怪,這詩詞與酒和我們老杜家還真是有點兒緣分。在唐朝時的杜甫一輩子就愛好寫詩詞,最后成為“詩圣”,但窮困潦倒了一輩子,早在遠古皇帝時期的管糧大臣杜康又無意間發明了酒,后世尊稱杜康為“酒祖”和“酒神”。老杜家這兩位前人都有這么大的成就,而我的一部分拙作是為了我的品牌公司服務的,所以后來就不太認真寫,都是隨心所欲,如酒后吐真言一樣,洋洋灑灑,一吐為快,我寫詩不追求詞藻的華麗,只追求有其思想性和哲理性即可,我覺得在傳承紅色基因和弘揚正能量方面,還是以通俗易懂為要,畢竟要大眾都能明白才不枉我之苦心。

    而寫詩給我帶來的煩惱是經常需要熬夜創作,辛苦至極。坐久了腰椎、頸椎病都出現了,所以曾下決心想將這個業余愛好戒掉,多次下決心不想寫了,但就是戒不掉,自我感覺好像是上癮了 。稍微間隔幾天不寫,就好像有點難受,寫吧,怕更上癮,于是就不想太投入。事實上,從我開始寫作起,根本就沒有全身心投入過,也沒有完全進入狀態靜下心來創作,偶爾喜歡思考一些看到的或想到的問題寫寫。

    但為了寫詩,也耽誤了我公司發展的進程,如果算經濟賬的話真是劃不來。至于值不值得寫下去,那還要看讀者喜歡不喜歡我寫的這種正能量的詩詞。這方面我也說不清楚,為這事兒也很煩惱,很糾結。常常捫心自問,寫作本來就是個苦差事,我為啥又要自找苦吃呢?這可是在不斷透支身體!誰不想長命百歲?而我是想通過我的詩詞或文章給廣大企業家教本領,貢獻自己的智慧。我想,即使少活二十年,本著這個出發點,我覺得寫作透支身體是值得的。也許人本身就生活在矛盾當中,人來到世上,本身就是吃苦與修行。

    而做酒吧!本身就屬于零售業,而我又是從做大宗物資煤炭、石油跨界轉型,俗語說:“隔行如隔山,隔行三年不賺錢。”而我覺得做品牌又很有挑戰性,目的是為廣大企業家探索一條做民族品牌的成功路子,以便讓大家去效仿。我現在是在為民族品牌的崛起在奔波、在鼓與呼。也許有人會問,你剛開始籌備做酒,為什么要把奢侈品酒定的價格那么高呢?這個問題我也在不斷地問自己,是不是我公司的品牌奢侈品酒定位太高了?再細想,酒的發明人是我們老杜家的杜康“酒祖”發明的,白酒已經有五千年的文明歷史了,我如果把奢侈品酒的價格定位太低,恐怕我們的“酒神”杜康就不會答應,誰叫我也姓杜呢?如果能把“酒神”發明的酒打造成全球頂級奢侈品,我想我們的“酒神”杜康在天上也會笑得很開心的,他或許會說:“終于有人將白酒上臺階了,中華民族自產的白酒終于被發揚光大了!”這是何等美事,這樣想,它就是一項偉大的事業,值得我后半輩子為之努力奮斗。

    我是用做文化的思維來做產品,我要讓我的品牌公司及其產品去承載酒的傳統文化和紅色基因文化,我要將公司打造的奢侈品酒的品牌名揚天下,讓酒類產品的包裝上印有紅色基因傳承類型的詩詞,如“紅太陽 照八方”、“福太陽 照八方”等詩詞,我創作的這類紅色基因傳承類型的詩詞的出發點是為了歌頌偉大的中國共產黨,黨讓全國人民過上了幸福的生活。我想讓這些具有紅色基因傳承類型的詩詞和產品走進千家萬戶,還想讓這紅色基因文化深入人心,扎根群眾,一代代的能夠傳承下去,這是一項偉大的事業,傳承它總該有載體吧!僅憑價格高就能判定有錯嗎?沒有頂級奢侈品的陪襯,如何能彰顯紅色基因詩詞文化的獨特魅力和價值?我認為,此二者是:鮮花配綠葉——絕配。當然,我公司定位的其他中、高、低醬香型酒類產品還是會追隨市場而定價的,我會給廣大中底消費者留有消費它的機會的。

    此外,我將公司現在要開發的超高端醬香型白酒定位為全球頂級奢侈品酒,一瓶預計賣從十萬到六十萬再到一百萬不到的三款珍藏酒的價格,我認為它本身就是我們中國人的揚眉吐氣酒,也是一款能促進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酒,更是一款解氣酒,還是一款讓崇洋媚外者能夠回心轉意的酒,此外還是一款與洋品牌酒角逐市場的酒,人家人頭馬XO在三十年前就賣十七八萬,三十年來物價翻了幾十倍,當時的錢多值錢?一瓶82年的拉菲之所以在中國市場能賣到三十幾萬,富翁們請客時還是一頓喝好多瓶,與之比較,我的奢侈品酒定價格還高嗎?說白了,拉菲葡萄酒之所以能賣那么高的價格,與上海灘那部電視劇還是電影我記不清了,但有周潤發老師無意間的一句臺詞“給我來一瓶八二年的拉菲!”這句臺詞無意間創造了“拉菲”在中國市場的神話。我們國產的白酒有五千年酒文化的積淀在那里擺著,與西方酒的歷史相比較,再與西洋奢侈品酒在國內縱橫幾十年的價格相比較,我覺得一點兒都不高。

    也有人說,你把奢侈品酒定了個天價,說不準有關部門會來干預,也說不準會換來網友們的嘲笑!我不這樣認為,市場經濟,需求決定供給,現在我公司的酒類品牌價格是由我來定,后面真正的交易價格是由消費市場來決定。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批給我公司的商標是受法律保護的,何況民族自主品牌現在急需崛起,如果將頂級奢侈品的品牌真正能做起來,我認為這是為民族增光添彩的事,也是為國家增加稅源的事,我認為市場監督等有關部門不可能去干預一個私營企業的定價權,要干預那就不叫市場經濟了,再說,這些部門干預過“人頭馬XO”和“拉菲”等頂級奢侈品的價格嗎?答案是沒有。

    至于我公司值不值得開發全球頂級奢侈品白酒及其他產品的奢侈品,開發出來再賣給誰?我覺得那不是我考慮的問題。哪怕是沒有一個消費者支持,即使一瓶也不賣,即使是我公司自己永久收藏,那也算是我為民族品牌的崛起完成了奢侈品打造的一個夢想,即使再周折,那也算是我人生當中的一場圓夢之旅,何況此舉也是再為偉大的“中國夢”助力。所以我認為不要悲觀,也說不準會有大佬們甚至是洋人排隊來搶購呢,一切皆有可能。如果連想都不敢想、做都不敢做的人,那就乘早不要打造品牌了!干事業前怕胡子后怕狼的人,一輩子將會一事無成。洋人能賺我們的錢,我們憑什么不能賺洋人的錢?至于我打造的奢侈品酒,洋人要買必須來中國買,而且是價格高出國人的雙倍價格我才賣。否則,聞也別想聞,我做生意半輩子就是這么硬氣,一言九鼎,說一不二。

    總而言之,我認為,我們陜西福佑未來品牌公司的好事才拉開序幕,后面的精彩將會不斷呈現給社會,值得廣大奢侈品白酒收藏愛好者期待,也值得有志于打造民族品牌的有識之士加盟、合作,共創大業。

    杜雪:我的詩與酒

     

    杜雪:我的詩與酒

     

    杜雪:我的詩與酒

     

    杜雪:我的詩與酒

     

    作者簡介:

    杜雪

    中華詩詞學會會員

    陜西省新長征突擊手

    陜西福佑未來品牌運營有限公司董事長

    《中廣資訊網》副總編

    《華人頭條》陜西運營中心外聯部主任

    《文學百花苑》雜志社簽約專欄作家

    作者創作的詩詞作品《幽蘭香風遠》曾在第五屆“百花苑杯”全國征文大獎賽中榮獲特等獎。

    其中散文作品《未雨綢繆》榮獲2022全國“當代作家杯”文學藝術大賽一等獎。

    散文作品《愛國,當從消費國產做起》榮獲2022“中國教育科學”論壇優秀作品一等獎。

    作者創作的紅色基因傳承類型詩詞曾被國務院新聞辦主管的《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中國網)的“中國訪談 世界對話”欄目在2021年7月23日以對話訪談形式報道。

    作者創作的詩詞、散文、小小說、詩論文章等文學作品曾在《中華網》《中廣資訊網》《中國旅商傳媒網》《當代作家》雜志《中國教育科學》雜志《華人頭條》《和諧陜西網》《河南科技報》《文學百花苑》雜志《今日頭條》《騰訊新聞》《網易新聞》《搜狐新聞》《中華詩詞學會官網(詩詞云)》《子洲詩刊》《子洲方志》《子洲文苑》《府谷文化》《府州紅文苑》等媒體平臺發表。

    編輯:柴郡

    電話:029-87378721  /  15389412818/郵箱:zhongguangzixun@163.com

    版權所有:中廣資訊   www.money-dreams.com   免責聲明  陜ICP備15005623號-2   廣告合作

    被多个男人强奷到爽,污污污开车在线观看网站,美女裸体无遮挡永久免费视频网站
  • <bdo id="ws62s"><center id="ws62s"></center></bdo>
  • <menu id="ws62s"></menu>
  • <table id="ws62s"><noscript id="ws62s"></noscript></table>